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议和地接 > 景点简介
城市:会议接站酒店签到景点简介机场班车
景点简介
无锡薛福成故居
发布时间:2017-09-20   点击次数:

无锡薛福成故居导游词

各位游客: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江南第一豪宅--薛家花园游览。

薛福成是我国清末无锡籍著名的思想家、外交家和早期资产阶级维新派代表人物。他的思想继承了魏源、林则徐等人的“经以致用”的观点,并将之发展为早期的维新思想“经世实学”,后成为曾国藩、李鸿章为首的洋务派的思想大旗和理论指导。他的改良主义思想对后世的康梁变法也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因此,他是我国历史上承上启下的一位思想家,在思想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不仅如此,他还善于思考,勤于笔耕,勇于实践,在外交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并于1890年奉光绪皇帝的钦命,作为清朝外交大臣成功出使英、法、意、比欧洲四国。为此,清廷特赐“钦使第”一座以褒奖薛福成的历史功绩。

钦使第规模宏大,特色明显,占地总面积达21000平方米,是我国江南地区最大的官僚宅第,素有“江南第一豪宅”之称,其中西合璧的独特建筑风格,体现了清末西风东渐的时代特征,填补了中国建筑史上的空白。2001年被颁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门厅) 
现在我们所站的位置是薛福成故居第一进门厅中间一间——将军门下。将军门是由两扇“和合”大门组成,东侧门框为门当,西侧门框为户对,意为“门当户对”,旧时子女婚嫁讲究“门当户对”就来源于此。大门前的学前街原是一条小河,名叫束带河。在河的对岸原有面阔九间的大照壁,呈“八”字形,照壁正中有砖刻“鸿禧”二字,据说是慈禧太后的手迹。1937年8月,日军飞机轰炸无锡时,照壁曾被炸断,仅剩残垣断壁。国难当头,薛氏后代再也无暇对其进行修复,1956年无锡填河拓路时又被全部拆除,照壁的原址应该在现在的马路中间的黄线上。

抬头仰视将军门门额,可以看到在门额上高高悬挂着一块蓝底镂空金边的竖匾,上面是光绪皇帝御笔亲题的“钦使第”三个金色大字,意思是钦命出使英、法、意、比四国钦差大使之府第。薛福成在1890至1894年间被光绪皇帝任命为出使英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四国全权大使,其间他考察各国,与列强周旋,维护了国家利益,光绪为了褒奖他外交上取得的巨大成就亲赐了这块竖匾。如今当年的这块竖匾依然高悬于此,它象征着这座府第以及府第主人的特殊身份。

我们再看将军门前的这两个石墩,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墩,它们叫做砷石,俗称“抱鼓石”。抱鼓石的内侧刻为三只狮子滚绣球的图案,狮者,兽中之王也,是旧时大户人家尽显豪门威严的象征。外侧,东面刻有芙蓉花,西面刻有牡丹花,后刻仙鹤含着灵芝,是祈福的一种象征,代表荣华富贵。既然这对抱鼓石是祈福的象征,有兴趣的游客可以虔诚地来摸摸它,说不定也会给您带来好运,带来荣华富贵呢!

有人可能要问为什么在将军门前还要建六扇大门呢?这六扇大门叫竹丝板门,因门板用竹丝镶嵌而成得名,为江南地区所特有,这是因为:一方面,南方雨水较多,而竹丝板门本身有良好的防水功能,它可以防止雨水打湿威严的将军门;另一方面,又可以避免乞丐晚上在将军门下留宿,有损大户人家的形象;再者,略显贫寒的竹丝板门也符合中国传统的富不外露的观念。

门厅是整个宅第中轴线主体建筑的第一进,原为薛家的门房和薛氏私塾用房。这幢房屋面向学前街的一面檐墙,非常考究,墙体下半部分用花岗岩石块砌筑墙裙,墙裙之上有砖细线脚和镶边砖框,檐下还有砖细抛枋。檐墙的东西两端还有向前斜出的“八字”山墙,与宅前大照壁隔水相印。面阔九间的门厅,考究的墙体修饰,整个建筑宏大气势于此可见一斑。

请大家看我指的砖雕,这是“团鹤千年”,象征着长寿,延年益寿。在团鹤的周围各雕刻有八宝图案及八音图案,无不显示出一种祝寿的气氛。象这种做工精细的砖雕在薛福成故居随处可见,这也是薛福成故居建筑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它的雕刻非常精美。这种雕刻艺术不仅体现在砖雕上,而且还体现在石刻和木雕艺术上。刚才我们看到的那对抱鼓石就是精美石刻的代表作。

(走进第一进天井) 
走到这里,我们又发现薛福成故居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它能够完美地把园林小景与故居建筑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在故居的每两进房屋之间都设立了不同风格的庭院,两侧则有相互对称的庭院景致点缀其中。不仅如此,在故居内还有独立的东花园、后花园和西花园,使整个故居成为园林式的宅第,因此老无锡都习惯称薛府为薛家花园。不仅如此,薛家花园更以其规模庞大、气势宏伟、布局规整的建筑特色令人叹为观止。整个钦使第占地总面积为21000平方米,是主人薛福成在1890年出洋之前亲自筹划,亲勾草图,筹足建设经费七万二千元大洋,由其长子薛翼运(字南溟)具体负责建造,历时四年(1890-1894)。薛福成不但文韬武略,而且还精通建筑和风水。他曾撰写了一本专门介绍如何建造宅第的书籍《阳宅举要》,他所设计的这座宅第把《阳宅举要》中的一些营造原则和风水要求贯彻其中,因此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故居是一座前窄后宽的宅院,整个故居成“凸”字形。从空中俯看,就象一只硕大无比的鲲鹏振翅翱翔,暗合庄子所云“鹏之奋翼,水击三千里”,“翼运则将徙于南冥”。细想,薛福成的远大抱负不仅体现在其长子的名字“翼运”和“南溟”上,还从其宅第的图形上得以体现。

(轿厅) 
轿厅是中轴线上的第二进主体建筑。轿厅,顾名思义就是停放轿子的地方,相当于现代的私人车库。正中间三间名为“西轺堂”,轺是古代使官所乘的马车,“西轺堂”喻义着主人薛福成出使西方四国。正中间高高悬挂着由薛福成的恩师曾国藩所写的一副抱对“句里江山随指顾,堂前水木湛清华”意为勉励薛福成要有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宏伟抱负,同时又赞美薛福成具有水木清华的高贵品格。整个轿厅从东到西细数共有九间,我们在修复过程中没有对其进行隔断,就是想让游客真切地感受这种超规制的建筑。

我们都知道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人们的住宅有严格的等级之分。明代洪武年间,朝廷对住宅的规格有着明确的规定,清代又沿用了这种规制:六品官以下,其住宅厅堂面阔不得超过三间,进深不得超过七架;五品至三品官,面阔不得超过五间,进深不得超过七架;二品以上官员,也不得超过五间,进深则不得超过九架。薛福成在建此宅第时,官衔为正三品,赏加二品顶戴,相当与现在的带括号干部。即使按二品官员,他的住宅厅堂面阔也不能超过五开间,然而他的宅第前四进面阔均为九间,到第五、第六进的转盘楼面阔更是十一开间,远远超过朝廷所颁标准。而且,“九九归一”,九是中国古代的一个极数,是一个非常神圣的数字,意为“九五”之尊。九开间一般只能在皇宫中才能出现,如不采取特殊处理方法,有可能会因为“越轨”而招来杀身之祸。这对于熟知朝廷法规的薛福成来说,是绝对不会疏忽大意的,他特意关照其子薛南溟在轿厅、正厅这两进最引人注目的厅堂内,均采用对剖双排柱的独特做法进行处理,将九间大厅分别变成相对分开的三个厅堂。

(把游客带至对剖柱处) 
所谓对剖柱,是以两根半圆体的柱子并列在一起,远看似乎是一根圆柱;近看中间有数厘米宽的缝隙。与此相对应,柱下的石鼓磴也都为两个半圆体对合而成,柱上的大梁、步梁等自然也都为对剖双排。这种做法在无锡地区绝无仅有,在全国来说至今也未见过有第二例的报道。从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薛福成性格中张扬的一面,同时也反映出他处世谨小慎微。这种特殊的处理,既使建筑达到九开间的规模,同时又不会因为超规制而带来政治上的麻烦。这也是薛福成将其高超灵活的外交手段用于普通生活中的鲜明例子,体现了他勇于打破常规束缚,追求创新的思想。

按照当年的规矩,来宾的坐轿一般停放在轿厅的中间三间,轿夫原地休息,或在天井两侧的敞轩内歇息。来宾则分别在东西侧厅品茗等待主人的接见,偏厅实际上相当于“候见厅”,有时主人也会在偏厅接见不太重要的客人。轿厅的画栋雕梁也非常精美,在偏厅“方作”横梁上刻有戏文和“草龙草凤”的图案,“龙”“凤”虽为皇家独享,但在民间常常以雕刻“草龙草凤”来祈求平安祥和。薛福成的孙子薛汇东后来迎娶了“洪宪”皇帝袁世凯的女儿袁昭为妻,薛家成了“皇亲国戚”,是不是这对“草龙草凤”给薛家带来了“攀龙附凤”的好运呢!

(官袍陈列柜) 
在轿厅的东三间陈列了清朝政府规定的外交使节官袍和一品诰命夫人服,这套服饰均按原样复制。在这身外交使节官袍上,我们可以看到绣有“五爪金龙”,“龙”是华夏民族崇拜的图腾,是“真龙天子”的化身,这种“五爪金龙”只能刺绣在黄袍上。在此说明钦差大臣薛福成在西方四国全权代表大清帝国,代表光绪皇帝。胸前的“十字勋章”为外国元首所授。

在轿厅的西三间,陈列着两顶轿子,前者是薛福成作为三品官员所乘坐的绿呢官轿,这是一顶八人大轿,旁边为其夫人所乘坐的四人大轿。

(在轿厅、正厅之间的连廊内) 
薛福成故居各进房屋之间都有庭院相隔,轩顶游廊相连,每个庭院又均由中间用花岗岩石板铺就的天井和两边分别以江南园林式的小景、花圃以及花街铺地组成。在轿厅和正厅之间则是以两个对称的半亭和太湖点石为主要景观,和第一进的精致水池形成鲜明的对比,典型的“一步一景,移步换景”,江南造园手法在此可见一斑。轩顶游廊则可以使家人雨天行走免遭淋雨之苦。从中可以看出薛福成在设计这座大型宅第时也考虑到了以人为本的精神。

(正厅) 
穿过连廊,就来到了薛福成故居第三进——正厅,正厅在结构上与轿厅有相似之处,都是由三个三开间组成。中间一个厅为主厅“务本堂”,正中悬挂的巨大的“务本堂”匾为薛福成的恩师曾国藩所书,“务本”是以农为本之意。倡导变法,厉行维新,主张洋务的薛福成还是要告诫子孙在实业报国的同时,不能忘记农业是国家的根本。直到现在“三农问题”依然是我国最根本的问题,可见薛福成老人家的高瞻远瞩着实令人钦佩。堂匾之下有抱对两副,一副为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和所作的“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意为遇事不乱,镇定自若,敢比先贤。此联既是对主人薛福成的颂扬,也是一种勉励。另一副是清末状元南通人张謇所作的“登高能作可为大夫,惟世有功及于后嗣”。意为建功立业,惠及后代。正厅的砖雕、木刻之多之精是故居内其它建筑无法比拟的,基本上是无砖不雕,无木不刻,体现了晚清时期建筑工艺的最高水准。大梁上依稀可见的飞金灯饰和包袱锦无不显示正厅的豪华气派,此外那一个个高悬于梁上的木棹暗示着世代为官的美好希望。正厅的屋顶制作也多有变化,正中间五架为普通的“人”字形屋顶。前外廊是“鹤颈轩”,前内廊为“菱角轩”,后内廊为“船篷轩”,美观的轩顶还起着隔热、保暖和防尘的作用。

务本堂是主人用来接见重要客人,举行重大礼仪活动的场所。其子薛南溟建好宅第一方面是迎接远在泰西的父亲任期届满,凯旋故里;另一方面准备在两年之后为其父举行六十大寿。但没料到薛福成在归国途中途经香港时染上时疾,不幸病逝在上海。可惜崭新的宅院迎来的第一件大事竟是主人的丧事,其灵柩从上海运回无锡就停放在这一厅堂。

(西式移门) 
主厅和旁厅之间与轿厅一样也是采用对剖双排柱加以处理,并配以考究的正六边形蜂窝式砖细墙和已有西方居室装饰风格的移门作分隔,西式移门在当年的中国是看不到的,是薛福成出使西方过程中所引进,这样的西式移门不仅使整个建筑表现出了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而且还起到了一个分隔开间的作用,以使整个建筑不致于因违规而陷入政治上的麻烦,正所谓一举两得。

(博古厅) 
跨过移门便来到了“博古厅”,“博古厅”是主人存放古玩字画的场所,主人也经常在这里和客人一起欣赏把玩古董,切磋诗画,谈古论今。这一厅堂的圆罩屏门、博古架、榻床、桌椅都是名贵的红木家具,高档的家具陈设和古色古香的厅堂建筑相得益彰,浑然一体。博古架上所陈列的古玩器具、画缸内的珍贵古画、书桌上的文房四宝使博古厅既幽远凝重,又芸香四溢。陈鸿寿的一副“证验古今雕琢情性,刻镂声律吐纳典谟”可能是对博古厅深厚内涵的最好诠释(意为通过琴棋书画的熏陶,修身养性)。堂上高悬的“纯粹超迈”的匾额则是当年薛福成因在山东巡抚丁宝桢帐下出谋划策智斩深受慈嬉宠爱而又蛮横无理的太监安得海而受到丁宝桢的赞赏之言。

(议事厅) 
正厅西三间为议事厅,是宅第的主人用来商谈国事、接待外宾的场所。这个厅堂的陈设是按外事礼仪和涉外接待的标准进行布置的。红木落地方罩、山水云石屏风以及高贵典雅的牡丹太师椅、花团锦簇的地毯使该厅堂既庄严肃穆又呈现出浓郁的民族特色,彰显出雍容华贵、富贵典雅的气氛。现在,这个议事厅已经成为无锡市政府接待外宾的主要场所之一。

此厅的抱对是薛福成的同僚、曾门四弟子之一的张裕钊的手迹“功名待绘凌烟阁,霄汉常悬捧日心。”“凌烟阁”是古代陈列名臣画像的地方。此联是同僚勉励薛福成要忠君报国,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万古流芳。匾额上“志力宏毅”四个字是李鸿章在奏章中对薛福成的远大抱负和宏伟志向的赞美之词。

(第一道内围墙前) 
参观完正厅接下来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内围墙,这道内围墙在此起到“内外有别”的作用,它把整个宅第前后分开,前面是一处开放性的空间,适合于对外交往。而从这道围墙往后,就进入了后院,后院应属于私密空间,来访客人一般是不能跨过这道门槛的。在这道内围墙正中间有一座保存相当完好的砖雕门楼,清式门楼和西式石库门和谐结合,门楼之上,可清晰地看到三幅砖雕镂刻的戏文图案以及“怀德维新”四个正楷大字。“屋如其人”,这四个砖雕大字正好体现了薛福成的维新思想。

(惠然堂) 
后堂是整个宅第的第四进,正中三间为“惠然堂”,“惠然”二字取《诗经》中“惠然肯来”之意。“惠然”,意为友好的样子,说明主人交友甚广,朋友遍天下,这三个字是清末邮政大臣盛宣怀的手迹。薛福成中年丧妻,后由盛宣怀作媒,续娶盛氏为妻,盛氏,盛宣怀的堂妹。这个厅堂是薛家女主人会见亲友、处理家庭事务的场所,也是薛家老小聚会的地方。正面六扇楠木屏门上刻有“百寿图”,意为“长命百岁”,呈现出一派祝寿的气氛。百寿图两侧挂有李鸿章的一副对联“品峻山崇守廉冰洁,德涵玉润智美珠圆”。意思是品德如高山仰止,操守廉洁,智慧过人。曾国藩去世后,薛福成走完了八年曾府幕僚之路,后又拜入李鸿章的门下,开始了长达十二年之久的李府幕僚生涯。薛福成深得李鸿章的赏识,李鸿章的很多书信、奏章都是由薛福成代写的,薛福成成为李鸿章幕府中最为得力的文案和助手。此联是李鸿章对薛福成人品、才智的赞美。次间十二扇屏门从东到西的群板上刻有十二种花鸟,代表十二个月份,并配有十二首对应的唐诗,更增添了后堂的儒雅气氛。

再看后堂的建筑,相比之下,后堂的建筑结构较前面的轿厅和正厅要简单的多。因为后堂是薛家家庭活动的场所,少有客人来到此处,无须张扬和显耀。而轿厅和正厅却不一样,是客人经常来往的场所,必须极尽豪华之能事来尽显大户人家的气派,体现薛家的高贵门第,因此这里的梁架大多数采用“圆作”手法,没有雕梁画栋,屋面也少有轩顶的层次变化,九开间的隔断采用的也只是杉木屏门,但这些隔断屏门却是可卸式屏门,如果在此厅举办重大聚会活动时,屏门可以卸下,使活动空间变得更大。

后堂的东西两个侧厅各是一个宴会大厅,右边陈列的是三张圆桌,是当年长辈们用餐的地方。薛福成原本回国返乡后,想将此处作为自己的卧室。他还在法国时,就在给其子薛南溟的书信中曾表达过此意,薛南溟也按照父亲的指示将这三间布置成主人的卧室。因后堂高大,就置阁楼,作存放物品所用,地坪则铺地板,以防潮保暖。一切安排妥当,只等主人入住,但薛福成却命短福浅,未能消受。后薛福成的夫人盛氏曾在这卧室居住近半年,去世后,这里连同西三间便一起成了薛家的宴会厅。左边陈列了五张方桌,是当年小辈们吃饭的地方,长幼有序的封建礼教在此可见一斑。

后堂往北又是一道更高一些的内围墙,设三个门,其位置恰好与第一进门厅的大门和旁门一一对应。中间一间最大,为一西式石库门,并配有高大的砖雕门楼。门楼向北一面的额枋上刻有四字。现在这四个大字已在文革期间遭到破坏,虽字迹模糊,但却依稀可辩。游客们可以猜猜这四个字应为哪四个字?应为阳刻楷书“宜其家室”,此语出自《诗经》,意为女子贤惠,必有和睦之家庭。由此可知,进入这道门槛,便是女眷们生活起居之所了,它是薛家真正的后院。因此,这道墙也叫“女儿墙”。高高的围墙,昭然若揭的“宜其家室”四个大字似乎时时刻刻告诫住在后院的女眷们不忘妇道,更不可“一枝红杏出墙来”。

(薛福成生平事迹展) 
迎面所看到的是一幅薛福成在巴黎使馆前拍的全身照,我们按1:1的比例陈列于此,通过这幅全身照我们可以感受他当年作为外交官的风采。薛福成的生卒年代为1838-1894,终年56岁。其经历的时代早已不是“康乾盛世”的繁荣景象,而是内忧外困,百弊丛生的社会现实,由此注定了他一生要为“匡时济世”,“振兴中华”的理想而奋斗。

薛福成生于无锡西嶂寺头的一个书香门第,受家庭理学传家的熏陶,树立了课考进阶、光宗耀祖的志向,从小便在母亲顾氏的严格督促下,青灯苦读,以期早日成材。然而国家正值时局动荡,内有太平天国的如火如荼,外有鸦片战争的炮火隆隆,这一切深深改变了当时正埋首于八股章句,四书五经的薛福成。此时的他已经认识到国家要真正改变积平积弱的现实,需要的是“经世实学”,由此他放弃了八股取仕这一读书人传统的晋升之路,而是改弦易辙,沿着前辈思想家林则徐、魏源所倡导的“经以致用”的方向摸索,决心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真才实学的“经世”之才。

1865年机遇终于降临到在苏北宝应东乡避难的薛福成身上,两江总督曾国藩北上抗捻,一路招榜纳贤,薛福成一篇洋洋万言的《上曾侯书》让曾国藩钦佩不已,从此开始了自己曾府幕僚的生涯。在此期间,薛福成与幕府中的其他三位青年才俊张裕钊、吴汝纶和黎庶昌一起共同探讨时世,钻研国计民生,终于成为著名的“曾门四弟子”。薛福成在曾国藩幕府八年的锻炼中学养大进,不仅增长了见识,而且开拓了视野,此时的他已对清政府的内政外交有了更为成熟的见解和建策,终于在1875年光绪皇帝登基之时,又一篇万言书《应诏陈言疏》震惊朝野,成为一位天下瞩目的名士。同年,薛福成在李鸿章的延请下,入参北洋幕府,成为了李鸿章的心腹幕僚,北洋智囊团的核心人物。在李府的十二年中,薛福成在内政上以自己的第三篇万言书《筹洋刍议》将自己力主的变法维新,改革时弊的思想推上了前台;在外交上,他成功的处理了如马嘉理案,挫败了赫德妄图窃取中国海防大权的阴谋,以及用计平定朝鲜内乱等外交事件,为其今后的外交生涯打下了基础。

1884年,薛福成结束了自己的幕僚生涯,被光绪皇帝授予宁绍台道,赴任之时恰逢中法战争爆发,福建马尾海战,清军几乎全军覆没,薛福成则率领镇海军民奋勇击退了法国海军的入侵,取得了中法镇海之战的胜利,这场战役的胜利大大鼓舞了中国军民抗击外国侵略者的斗志。在宁波,薛福成心系黎民百姓,兴修水利并且参与修复天一阁,编纂天一阁书目等,真正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1888年,他因筹防浙东过程中政绩卓著而先后被皇帝授予湖南按察使和出使英、法、意、比四国钦差大臣。这对于多年来一直关注国内外大势的薛福成来说,终于有了一个跨出国门,寻求救国方略,实现其“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抱负的机会。在四年任期内,薛福成常驻英、法,奔走往来于意大利和比利时,全面考察当地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对比东西差异,分析个中原委,坚持每日撰写出使日记,记载自己的心得体会。出使日记中的思想已具有明显的资产阶级改良思想,薛福成已从洋务派的思想家成长为维新派思想家,他的思想对后来的维新运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驻外期间,薛福成办了许多实事,其中在南洋诸岛如新加坡争设中国总领事馆和领事馆,开始了中国政府保护海外华侨的历史,在他的极力建议之下,晚清政府取消了延续二百余年的海禁政策,加强了海内外华人的联系;他凭借自己满腔的爱国热情和出色的外交才能同英国政府签定了《续议滇湎界务商务条款》,维护了中国的主权,收回了被英国侵略者侵占的大约二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保护了中国云南边界的完整。在积贫积弱的晚清时期,薛福成通过谈判收回国土,可以说是中国外交史上一次重大的胜利。

1894年,薛福成四年任满回国,因旅途奔波劳累途中不幸身染重疾,1894年6月抵沪不久因病逝世,结束了他短暂而又光辉的一生,享年56岁。薛福成去世后,其遗体荣归故里,长埋于无锡军嶂山麓。薛福成墓现已被列为无锡市市级文保单位,围入龙寺生态园,成为它的一个重要景观,为世人所景仰。

(转盘楼) 
现在呈现在眼前的便是名闻遐迩的转盘楼。转盘楼是钦使第中轴线上最后两进——第五进、第六进。该楼高两层,纯木结构,面阔十一开间,硬山顶,山墙上有五垛式封火墙,楼的两端各有厢楼连接,平面组成了“回”字形,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的天井。这个天井是整个宅第中最大的天井,天井满铺花街铺地。因这两进楼房楼上楼下的走廊皆内向天井一面,通过厢楼内的楼梯,上下前后都能走通,俗称转盘楼。这种楼是江南大户人家常见的一种住宅建筑形式。此处的转盘楼与国内现存的转盘楼相比有两个不同之处,一是其规模宏大,面阔十一开间。前四进九开间已属超规制了,到了这里更是犯了“弥天大罪”,小心的薛福成还是通过断脊的形式将转盘楼分成了三、五、三开间,这样一来,这幢建筑并未超过其官职所允许的五开间。其二表现在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上,可以看到二楼走廊的栏杆,薛家已经采用先进的车床加工工艺。据说,薛南溟为建造此转盘楼,还特地从法国进口了车床用来制作栏杆,二楼天花板船蓬式的吊顶所用木材更是原装进口。如今薛家钦使第的转盘楼是目前国内同类型建筑中最大规模的,号称“中华第一迴楼”。

通过转盘楼的东厢楼备弄便来到了后花园,这座花园是否有专门的园名,尚待考证。但我们知道薛福成任宁绍台道时,曾在宁波官邸建过一座名为“后乐园”的花园,并写了一篇《后乐园记》。因此,他在自己的新宅内建造一座后花园同样取名“后乐园”也是有可能的。这座后花园后来成为职工学校的操场,园内景致尽遭破坏,现在所看到的园林景致都是在考古发掘的基础上进行复原的。在考古发掘中,发现水池的黄石驳岸还完好地在地下得以保存,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水池形状和走向应和原后花园水池大致相同。至于地表之上的黄石堆山,奇花异草,竹林乔柯,廊桥亭榭都是后人根据古典造园规律进行的创意。当年薛家号称“薛半城”,虽然如今早以名不符实,但是我们现在站在后花园中依然可以通过周围的一些建筑遗存来摇想当时薛家在无锡的声名和威望。围墙外马路对面的三幢红顶巴洛克式洋楼是薛福成的孙子薛汇东当年迎娶袁世凯次女袁昭的驸马楼,至今还保存完整,尽显民国时期特色,现为市妇联办公用房。薛家钦使第东面影映在百年雪松中的几幢洋房,原是薛福成长子薛南溟办公的工商会所,现为市工商局的办公用房。此外在后花园的西面原本是薛家的西花园,规模达万余平方米,六七十年代建造的延安新村座落于此,现在这个老新村中尚存一些土丘、古树,应为西花园的原有之物。目前市政府已立项拆迁延安新村,重建西花园,到时薛福成故居将再现其最辉煌时期的原貌。

(传经楼) 
顺着这条小径,穿过廊桥,便来到薛家传经楼。传经楼地处后花园的西北角,面阔六间,高两层,重檐,四周有回廊。这是薛福成特意仿照宁波“天一阁”形制建造的藏书楼。宁波“天一阁”是天下闻名的私人藏书楼,也是保存历史最悠久的藏书楼,因其登阁规矩甚是严格而更显神秘。一直以来,天一阁是不对范氏以外的人开放的。据说当时宁波有一才女,名叫钱绣芸,她酷爱诗书,凡闻世间有奇异之书,即多方购买。她听说范家天一阁藏书甚丰,且多为罕见之版本,顿生仰慕之情。因范家有外人不得登阁的规矩,于是便下嫁范家。其以为成为范家媳妇便可名正言顺登阁畅览图书,但钱绣芸嫁到范家后才知道,天一阁还有另一条更严格的家规:严禁范氏妇女登阁。绣芸听后,怅然若失,于是得病,抑郁而终。临终前她哭着对其丈夫说:“阁之不登,生亦何为?君如怜妾,死葬阁之左近,妾瞑目矣!”直到明末清初,天一阁才破例向大学者黄宗羲开放。从此天一阁才允许外人登阁,但必须是声名显赫的学者方可登阁,因此天一阁成为天下才子心中向往的圣地。

薛福成在宁波为官,且学富五车,他的一篇震惊朝野的《应诏上言书》更使自己成为风云人物,名闻天下。因此他有幸登上了天一阁,并对天一阁图书进行重新编目,编撰了《天一阁见存书目》,这本书已成为目前天一阁最重要的参考书目。他登阁阅书编目的同时,对天一阁赞不绝口,就把天一阁的建筑勾画下来,并将草图寄给薛南溟,让他在后花园仿天一阁造一藏书楼,目的是等他告老还乡后登楼读书,仿佛置身于天一阁之中。因此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座藏书楼,无论从外型还是内部结构都和天一阁相仿,只是体量略微小了一点而已。

这座藏书楼名为“传经楼”,这三个字是清末战功赫赫的左宗棠的手迹,意为藏书万卷,传之后世。此联为清中期著名书法家伊秉绶所撰写的“万卷藏书宜子弟,十年种树长风烟。”意思是鼓励子孙奋发读书,光耀门庭。

在书斋里又有一副当时与曾、李、左并称的晚清重臣彭玉麟的抱对“月寮烟阁标清兴,文府书城纵古今。”意为书斋画阁,陶冶情性;学富五车,纵论古今。

(弹子房) 
这一彩色玻璃镶嵌,较早采用水泥预制窗框和钢窗的建筑就是薛家的娱乐场所弹子房。薛家后代在从事国际贸易中逐渐接受西方文化的影响,看到西方高贵和典雅的弹子娱乐完全不同于中国传统的娱乐麻将,遂将司诺克引进到家里,建起了这座弹子房供亲友、客商娱乐消遣。这里陈列的台球是英式古典台球,为复制品。英式台球,法式吊灯,意大利的青石板以及比利时的水晶球,映射出薛福成出使的四个国家,加上由我们中国人来娱乐,一定别有一番风味。

(对照厅) 
坐落在东轴线上的对照厅是由一南一北两间对称的建筑组成,北面的这间是薛寿萱的业务洽谈室,薛寿萱是薛南溟的三子,1925年毕业于美国伊利诺大学,毕业回国后接手管理薛家永泰丝厂,此为他谈判签约的会议室;而南面的一间是作为无锡第三任商会会长薛南溟的办公室。薛家当时基本上垄断了无锡以及周边城市茧行的生意,据说薛南溟每天早上都要召集薛家各大茧行的老板在此集会,商量茧行的价格。当时在蚕民中流行着这样一句民谣“走破脚后跟,走不出薛家门。”说明薛家的势力范围是非常广大的。

(枇杷园) 
东花园不象后花园联为一体,它是由仓厅、对照厅、枇杷园、吟风轩和戏台几个部分组成的,这就是东花园的一部分枇杷园,在此园中种有数棵枇杷树,因此得名。枇杷园中座北朝南的三间厅堂原为薛家的厨房,后因仓厅改作工商会所,此处也就成为薛南溟的签约室。他们家的厨房也移到了西轴线上,这里还可清晰地看到薛家厨房的一些辅房的地基。厨房之前有一口百年老井,井上建一井亭,井亭和转盘楼有曲廊相联。井亭的亭顶镂空成圆形,反映了传统的“天圆地方”的地理观念。同时下雨时又可使雨水通过镂空的亭顶落到井里,暗合“财不外流”并形成“天地合一”的意境。

(薛家实业展) 
1、砖雕 
为了让游客更好的了解薛家工商救国的创业史,我们在原先的仓厅内布置了薛家实业展。镶嵌在仓厅墙上的这块用传统砖雕手法的主题浮雕是整个展览的序幕。它再现了江南第一毫宅——薛家花园的主人薛家三代在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进程中高举实业救国旗帜,勇于创业的精神风貌。中间一块表现了钦使第规模庞大的建筑特色,体现了“江南第一豪宅”的恢宏气势;四周是薛家三代的人物浮雕,浮雕的右侧所反映的是薛福成从青年学子时的忧国忧民到中年时奉光绪钦命出使英、法、意、比四国的生平事迹;左侧是薛福成的长子薛南溟在二十世纪早期为秉承父亲工商兴国的理念而艰苦创办工商实业的历史;浮雕上部是薛福成的孙子薛寿萱发展薛家实业由盛而衰的过程。整个浮雕反映出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通过薛氏家族三代人的兴衰沉浮浓缩出了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史。

2、仓厅 
这里是薛家收粮纳租,储存口粮的地方,人称“薛仓厅”。原仓厅小院内有廒十余间,帐房两间和诺大的砖铺晒场,后因健康路拓宽,东围墙内缩,使整个仓厅的规模减小近一半,著名的“薛仓厅”已没有当年的威风了。后来这块地方被薛南溟辟为工商会所,专门用于工商业。民国期间,这里曾是社会名流,商贾云集的地方,原来堆放粮食的廒间也成为薛氏企业的产品陈列室了。为方便做生意,薛南溟的办公室就没在廒间西隔壁的对照厅。

3、上海永泰丝厂 
现在我们眼前所见到的微缩景观再现的是薛南溟开办上海永泰丝厂开业时的热闹场景。作为一名具有很深变法革新理念的封建官僚,薛福成坚定地认为国家应以农业为基,以工商为先,要大力发展工商实业,走工商兴国的道路。然而在有生之年他的心愿未能实现,他的长子薛南溟秉承父亲的遗志于1896年与同乡周舜卿合作,在上海英租界投资5万两白银,开设永泰丝厂,开始艰辛的实业救国的探索道路。他招才纳贤、知人善任,创立了企业的名牌产品,被人称为“丝蚕大王”。

4、蚕事部 
这里是用场景复原的形式再现了当年薛家的蚕事部。早在19世纪80年代,薛南溟就代理意大利丝商在无锡开设茧行,并注重改进本地蚕种。当时薛家的茧行遍步江南,各地老百姓都将养的蚕茧卖给薛家茧行,使薛家的生丝制造来源广泛,规模扩大,直至垄断。1926年,薛南溟三子薛寿萱接手永泰丝厂后,出资创建了无锡最早的蚕种场,培育出“永”字牌改良蚕种,还在“钦使第”设立永泰蚕事部,指导蚕桑生产。

5、缫丝车 
这里陈列了一台旧式立缫车,这也成为无锡早期工商实业开始走上机器化生产的物证。当年薛寿萱为了更新生产技术和设备,亲自考察了日本、美国的缫丝业并将永泰、锦记的意大利旧式丝车改造为扬返式丝车,1929年又开发出国内第一台新式的立缫车。此立缫车便用于三十年代薛家的永泰丝厂。

6、综合展厅 
19世纪80年代薛南溟顺应时代发展趋势,走上创业救国的道路开始投资茧行,90年代在上海开设了永泰丝厂,1926年又将永泰丝厂迁回无锡。二十世纪初,永泰丝厂创立了世界名牌“金双鹿”和“银双鹿”,被誉为“纤维皇后桂冠上的明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薛南溟的工商实业得到了很大的发展,逐渐形成了以收茧和缫丝为主的永泰集团。

20世纪20年代以后,薛寿萱接手永泰丝厂的管理,他加强企业管理,引进先进技术和设备,进一步提高金双鹿等名牌产品的知名度,成功地组织生丝的直接外销,使永泰企业集团成为中国当时最著名的生丝生产和外销企业。

展柜里展出的是当初修复故居时挖掘出土的十六块砖刻金字招牌,分别是“顾绣绸缎”、“中外运输”、“欧美洋货”、“呢绒采办”。这些金字招牌说明了薛家工商业的经营范围,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有传统的丝绸、顾绣主打业务外,薛家已经将业务范围扩大到国际贸易,产品代理以及现代物流行业,薛家企业的业务之广可见一斑。

7、纽约办事处 
到了三十年代,薛家的生丝产业已经在江南一带形成了垄断规模。在此基础上,薛寿萱立志与外国洋行竞争,他通过华人自办的公司代理永泰丝厂的生丝外销,后又在美国纽约设立永泰丝业公司,在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国委托直销代理人,成功地开拓了生丝的外销业务。此间便是薛寿萱在美国办事处办公的场景复原,坐在前面打字的是当年他在美国聘请的洋秘书苏尔沃尔。

8、纽约博览会 
1921年,薛南溟参加了美国纽约的国际丝绸博览会,并现场让自己的女工操作制作过程,薛家的产品和技术深受各国洋商的一致青睐,他们纷纷订购薛家的生丝,其产品“金双鹿”牌生丝还荣获美国纽约国际丝绸博览会的大奖—“金象奖”。由此永泰丝厂创立的甲级名牌厂丝“金双鹿”和“银双鹿”,成为了当时中国生丝出口的四大名牌之一。在20世纪30年代,薛寿萱又新创了“中华第一”等名牌,通过一系列品牌的创立不断扩大其产品影响,使他的企业成为国内外知名的名牌企业。

(花厅戏台) 
主厅“吟风轩”匾是唯一采用的薛福成手迹,意为吟风弄月,谈古论今。花厅戏台是薛家举行喜庆活动,接待亲朋好友或洽谈业务之后看戏娱乐,品茗观鱼之处。这是一个意境优雅,富有深厚人文情趣的中式娱乐场所,它由三间主厅,两间偏厅,一座戏台,两条回廊,五间辅房,一泓清池,一座曲桥组成,自成院落,戏台面前有两株百年老树,一棵石榴代表主人多子多福的美好希望,一棵罗汉松则表达了主人向往生命长寿的美好期望。戏台建于水池之上,座南朝北,隔池正对主厅,这样设计精妙的水榭戏台不仅意境雅致而且可以起到隔水听音的声学原理,这样一个原汁原味保存至今的花厅戏台成为了目前无锡城内现存最精致、最完整的家庭戏台。戏台的设计非常符合声学原理,戏台采用的是穹隆形屋顶,后置隔音屏风,声音通过屋顶和屏风的反射,与池塘水面产生共振。回廊、主厅、偏厅回合的院落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共音箱,可以把声音传出很远,因此在这座戏台上表演无须扩音设备,声响效果是比较理想的。主厅和戏台一水相隔,又有一种隔水听音的悠远的感觉。

据记载,民国八年(1919年),薛南溟的夫人吴氏六十寿庆首在此大唱堂会,三天三夜,不绝于耳,吸引了大批无锡市民前来观看。当时花厅戏台的屋顶上爬满观戏的孩童,景象甚是壮观。

戏台两侧柱上有李鸿章的一副平对“桃花流水在人世,风月笙箫坐夜间”,此联非常婉约,和戏台正好相吻合,不禁让人感叹人生如梦,岁月无痕。夜深人静时,对月当歌,感悟桃花无情人有情。

(备弄) 
这里有一条约七八十米长的备弄,是大户人家供下人行走的通道,相当于现在的员工通道。沿着这条通道往南走,我们可以感觉到地势越来越低,也就是说从南到北,它的地势一进高于一进,代表步步高升之意,同时这一地势又可以起到自然排水的作用。

薛福成故居这一百六十余间房舍安详地躺在二万多平方米的土地上,安稳且舒展。横向看,中轴线上九开间尚嫌不够,左右再添两翼;纵向看,前后七进犹未餍足,中间还点缀花园庭院,其规模宏大,特色明显,内涵丰富,具有在传统基础上吸收西方文化的建筑风格和适于社会交往的园林式开放格局,是中国近代社会转型时期的江南大型宅第,它填补了我国近代建筑史上的空白,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

谢谢大家!


如有疑义 ,请联系版主

导游服务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支付方式
联系地址:苏州工业园区唯新路60号启迪时尚科技园38幢-1106A 联系电话:0512 67570051 邮箱:sz0512aaa@163.com QQ:1010353062 1281492196 苏ICP备18006864号 
导游预定单下载  出境旅游合同  服务质量表下载  赴台湾地区旅游合同  国内旅游合同  租车协议下载